• 登录  |  注册
  • 首页>检索页>当前

    致童年 中国梦 我的梦

    发布时间:2019-06-01 来源:中国教育报

    编者的话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梦的最大特点就是把国家、民族和个人作为一个命运的共同体,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和每个人的具体利益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从新中国成立到现在,一代代国人走在实现梦想的路上,一个个梦想的实现,铸就了国家的繁荣昌盛。儿童是祖国的未来,他们也许正怀着小小梦想,也许小小梦想与对祖国未来的畅想紧紧相连,这一个个小小梦想终将汇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让我们在回味童年梦想时,看看孩子们对于祖国的“复兴畅想”吧!

    追梦人:谢军

    玩着玩着 棋手之路越走越远

    一个人的童年时期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答案基本可以用一个字概括——玩!没错,对我而言,下棋打牌就是自己儿时最喜欢的游戏。

    小时候家里没有条件送我上幼儿园,因此平日里有的是时间自由支配。大概从四五岁开始,自己迷上了看街边大人打牌。慢慢看懂了门道之后,我便会站在打牌人身后假设自己上场会怎样出牌,颇有些绞尽脑汁乐此不疲的劲头。当然,大人们玩牌轮不上小孩子上场,不过个别时候也会有人犹豫不决喜欢询问观牌人的意见,于是我这个小人儿便得到了发言的机会。

    后来,因为棋迷父亲的原因,我开始喜欢上了下中国象棋。最难忘夏日的夜晚,父亲带着我钻进路边观棋的人堆儿盘腿席地而坐,昏暗的路灯下,喧闹的人群中,与其说是众人在围观两名棋手对弈,不如说是大家一起七嘴八舌乱出主意的热闹过程。很快,自己掌握了规则,看懂了棋局进程,于是乎跃跃欲试惦记什么时候能够轮到自己上阵杀上几局。再后来,不知哪一天开始,在大人们起哄一般的鼓励下,小小年纪的我,坐到了下棋的那把椅子上。

    说来奇怪,说不清到底什么因素或某件事成为一个孩子放进心里的念想,变成一个少年努力的理由。记得当年自己刚进入国家集训队时,最喜欢的地方除了训练室就是食堂。运动队的伙食相对不错,但这并不是最吸引自己的地方,我最眼馋的是食堂里单独开辟出的冠军队员区域,每次吃饭的时候,自己会忍不住羡慕地往冠军席瞥上几眼,仿佛能进入那个领地享用饭菜的运动员,身上都带着神圣的光芒。自己在心里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到那个区域吃饭。到哪里吃饭也能成为一个少年努力前行的动力,多么孩子气!

    兴趣是引导孩子学习的最好老师,热爱是支持运动员不断挑战自我追求极致的最强动力,相信很多体育项目的冠军选手都是这样一路折腾着“玩”出来的。

    记忆里永远也抹不去的童年画面——一群人围着看一个还没上学的小丫头与不同年龄水平的大老爷们在棋局上交流较量。记忆里也牢牢印记着少年时期的自己,那个无论在训练场、食堂还是在什么地方,总会找到理由仰望其他冠军并暗暗定下前行目标的小女孩。谁也没有想到,当年街边下棋的小丫头,那个称得上馋嘴的女孩子,后来真的走上了棋手之路,并且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走出了街区,走出了京城,走出了国门,把世界冠军的头衔从欧美人手里夺了过来。

    回想童年,就会觉得六一儿童节仿佛还是跟自己紧密相关的节日,要不然微信朋友圈里怎么会在这一天突然冒出那么多大儿童,大家都是童心未泯。六一儿童节属于适龄孩子,同样属于那些让自己的心理年龄一直保持健康向上状态的成年人。三十而立的意义在于独立自主拼搏向上,四十不惑的年龄优势在于理论与实践能力日益丰满,五十知天命的时候更会明白何谓天道酬勤里“天”的意义……

    对了,在六一儿童节这一天,一定要对小朋友说一声:节日快乐!更要对成年人大朋友说一声:青春永驻!

    常忆童年趣事,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追梦人:曹文轩

    写着写着 文学成了一辈子的梦

    我是一个整天泡在大自然中的孩子,我的童年是与田野密切相关的。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似乎都是在田野上度过的。回想起来,我在作品中如此喜欢风景描写,是与这样的童年生活有关的。

    说到梦想,我要说的是:每一代人的童年梦想都会受到他所生活的时代的影响。我的童年,是在一种文化维度较为单一、思想观念较为简单、社会风气较为单纯的状态中度过的,因此梦想也较为稚拙。记得当时一直想当一个军人,想象着自己穿上军装之后雄赳赳气昂昂、十分神气的样子。这个梦想持续了许多年头。

    高中毕业时,赶上征兵,我报名了,但没能获得资格,因为我是独子,不符合当时的参军条件。在未得到这个结果之前,我一直沉浸在一种虚拟的告别——告别家乡、告别父母、告别妹妹的情绪之中。总是在心里,或是在没有人的情况下,哼唱我们当地的一首歌:“妈妈放宽心,妈妈别担忧,光荣服兵役,不过三五秋,门前种棵小桃树,转眼过墙头,哎嗨呀,门前种棵小桃树,回来把桃收。”仿佛第二天就要离别,直唱得泪汪汪的。当看到我的同学穿上军装离去而我与当兵根本无缘时,有一种梦想破灭的感觉。

    兵没有当成,摆在我面前的道路只有一条:回家务农。我当时生活的农村,似乎在无情地告诉我:你生于此,长于此,也必将葬于此。我不甘心这样的命运,我梦想去一个遥远而广阔的世界。有谁能帮到我呢?我想到了文学。文学后来果然帮到了我。那不是一个梦想,而是一种实际性的考虑。但写着写着,文学便成了我的梦想——一辈子的梦想。我知道,我这一辈子,就交给文学了。

    我没有想到会获得国际安徒生奖。2016年8月,在新西兰奥克兰的皇后码头,举行了颁奖仪式。记得安徒生评奖委员会主席亚当娜女士这样说道:“安徒生评奖历史很久,我不太清楚有没有过所有评委都将票投给了一个作家,我只知道这一次,所有评委都毫无争议地将票投给了一个中国作家。”那一刻,我知道,我的文学之梦到了一个高潮。

    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告知世人:我的背景是中国。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层是我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空前上升,我们的话语权得到加强;另一层是我是中国文明的直接受益者。

    在不久前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分论坛上,我在发言中也讲到了这一点。我作品中的悲悯情怀来自中国核心思想“仁”,而我的美学思想、风格,与“意境”“哀而不伤”“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等中国特有的美学观密不可分。我是一个无比酷爱描写风景的作家,追究原因,其实是“天人合一”的思想早已于潜移默化中深入骨髓。

    回想起自己所走过的文学之路,感慨万千。生命不息,梦想不止。我会永远提醒自己:你是一个作家,你要好好写作,一切的一切,都不能高于你的作品,你优质的作品。

    《中国教育报》2019年06月01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菲律宾sunbet官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ieyitong22.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